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TAO'S BLOG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大美无言 大爱无疆

 
 
 

日志

 
 

沈阳羽毛画曾独步天下 现仅三十人靠房租艰难维系  

2016-12-17 05:05:15|  分类: 辽沈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羽毛画工艺在我国历史悠久,最早甚至可以上溯2000多年前,而现代羽毛画工艺则是1960年代由沈阳市羽毛工艺厂首创而独步天下。最辉煌时,沈阳市羽毛工艺厂有员工387人,规模为全国最大,有唐东全这样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为领军人物,产品远销48个国家和地区,年创汇100多万美元。
    然而,近些年,有着55年历史的沈阳市羽毛工艺厂却每况愈下,仅存的30多名员工几乎是靠着厂里外租老房子的房租艰难维系,他们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项传统工艺从我们手里失传。”作为沈阳羽毛工艺厂如今的领头人,党支部书记杨威反复强调,“当年的沈阳市羽毛工艺厂不是数一数二,而是数一、第一。说什么我们都得坚守,甚至是靠着房租在坚守。坚守第一,更坚守50多年的传统工艺。”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沈阳市清清湖这幢平房曾是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的守卫室,已经闲置多年。作为沈阳第三代羽毛工艺人,杨威经历了工厂由盛至衰的过程。“从这个守卫室一直到我身后的小区,以前都是我们厂的范围。可惜了......”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走进小区,是一片很大的空地以及五层主楼和三层副楼。据杨威介绍,这里就是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的第二代厂区,企业改制后,大多数职工分流,闲下来的厂房外租,返聘回来的30多人则集中在对面老楼一个很小的区域集中生产。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走廊和前厅是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目前的生产区域,30多名平均年龄50岁以上的老工人坚守在这里。书记杨威如是说:“每人1200元的月工资还是靠房租在维持,就是为了坚守,坚守五十多年的传统工艺不失传;如果靠卖产品,一天都维持不下去。”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走廊上的牌匾记录着沈阳市羽毛工艺厂曾经的辉煌。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生产大厅一隅,68岁的鲁桂芳正在对即将装框的羽毛画进行最后的检验和修补。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鲁桂芳是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的第二代人,18岁进厂。“现在还在厂里的人,都是我的徒弟,我是第二代,第一代是唐东全老师他们。”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目前珍藏年代最为久远的一幅羽毛画来自1972年,名为《陈涉起义》,堪为镇厂之宝。几乎每一天,杨威都要小心翼翼将这幅画擦拭一番。“这是唐东全大师设计的,他也是我们厂的创始人之一。建厂之初,工人都在小平房生产,很快,我们产品就有了知名度,享誉海内外。我是1982年进厂的,经历过最辉煌的时期,一年创汇一百多万美元。”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沈阳羽毛画运用各种禽鸟毛汲取国画构图技法制成的一种工艺画类。分别采取平贴、浮雕和圆雕三种表现手法,层次清晰,形象逼真。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整整40年的长盛不衰,让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的产品独步天下。然而,进入二十一世纪,令沈阳人引以为傲的沈阳羽毛画却渐渐进入颓势。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作为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的第三代人,生产厂长张云飞这样分析沈阳羽毛画由盛至衰的原因:“以前厅堂居室的装饰人们能选择的产品有限,羽毛画炙手可热很正常,近十年人们可以选择的方式和产品越来越多,衰落也很正常——但是,无论盛衰,我们都会坚持。”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跟张云飞几乎在同年进厂的张师傅对羽毛画由盛至衰则另有看法。“后期乏人呗。你看看现在干活的,最年轻的就是我们第三代人,都超过五十了,第四代人在哪里?”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负责销售的侯厂长也是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的第三代人。关于沈阳羽毛画由盛至衰的原因,他说得更为直接。“以前我们的产品主打欧美市场,现在欧美市场基本没需求,国内的市场又打不开,也很难打开。”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李海英堪称第三代人中的佼佼者,她曾创下了用三年时间完成一幅羽毛画的壮举。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然而,李海英却不得不面对着这样的尴尬:用三年时间完成标价25万元的巨作却迟迟寻不到买家。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鲁桂芳的尴尬则是自己的一腔热血遇冷。“当初我们进厂的时候是要考试的,没有点美术的基础很难进来,现在甭说是考试,我免费教都没人肯学。”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做羽毛画是一项纯手工的工艺,十年未必能磨成一“剑”,目前在厂的职工,从业时间最短的也有30年。每一天,他们要在不计其数的羽毛中重复着相同的动作而不出差错。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工资低是一个方面,另外现在小年轻的坐不住啊,怎么指望着他们来发扬光大这项传统工艺?”说起沈阳羽毛画后继乏人,63岁的杜师傅语气中充满了焦虑,“我1972年就进厂了,44年,没干过别的,就做羽毛画了,一天一天的,8个小时,赶上临时加班就这么坐着10多小时也有。”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30年、40年,甚至50年的坐得住,练就了他们一掰准和一刀准的本事。正在给羽毛画做树干的师傅说,“掰羽毛要求一掰就准,掰错了那是浪费钱。同样,削树干也得一刀准,回刀或者削废了也是浪费钱。这些都是最简单的,也是需要一辈子去锤炼的,机械替代不了,只能靠人工。”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漂亮的羽毛画背后是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羽毛工艺人数十年如一日不懈的传承与积淀。如今,漂亮依旧,辉煌不再,沈阳羽毛工艺的第四代人在哪里?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第二代人鲁桂芳还在坚持。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第三代人杨威还在坚持。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们,为了沈阳的羽毛画工艺在全身心地坚持。那么,当他们到了老得不能动的那一天,会有第四代人出现接替他们吗?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位沈阳市民这样说,“沈阳羽毛画?知道,以前老厉害了——只是,那个厂子还在吗?”2016年12月,沈阳市羽毛工艺厂还在,就在清清湖对岸。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只是,在2016年的12月,沈阳市羽毛工艺厂要不可避免地进入严冬。那么,它的春天在哪里?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于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的现状和未来,外界如此议论:这就是沈阳工业乃至东北工业的缩影——曾经辉煌过,如今衰落了,想重现辉煌,谈何容易?

羽毛画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杨威,目前沈阳市羽毛工艺厂的领头人。2016年12月,沈阳市零下20度的气温中,杨威远去的背影有些孤单甚至落寞,但他一番心有不甘的话似乎还滞留在寒冷的空气中——“我,我们每个人,都不甘心,我余生最大的愿望也是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依靠我们的产品创造利润吸引优秀的年轻人,把羽毛画的传统工艺传给第四代甚至第五代。”

棋簿紫原创纪实图文
本文转载自棋簿紫《沈阳羽毛画曾独步天下 现仅三十人靠房租艰难维系》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