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TAO'S BLOG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大美无言 大爱无疆

 
 
 

日志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2016-11-09 10:53:37|  分类: 心情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资料来源:笔者小学同学芳菲微信收藏 

从上世纪50年代初到1961年年底前,JINGTAO家在沈阳大西边门摩电车(有轨电车)北侧车站前住过,在沈阳大西五小学校念到小学二年级就下乡了。从大西边门向东走不远就是大西第五小学校,再向东一站就是天光电影院。我的同学有好多人就住在这附近。也有机会到天光电影院看电影,印象非常深刻。看到芳菲同学提供的这张珍贵历史照片,就等于又看到了我们儿时生活和学习的地方——当时的住房(与左侧小房同)、当时的学校(与此影院楼相仿),瞬间唤起了儿时的许多形像记忆!

据此,近日笔者又在网上搜索到一系列围绕“天光电影院”的回忆文章,感到极为激动!一并转发与各位博友共享——



天光电影院并不奢华,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公共娱乐场所。甚至它的正门藏进了临街的门洞里,大西路上只能看到它的一个招牌和一块张贴电影广告的宣传板。
出了门洞就是电影院正门前的小广场了,电影院朝西,门脸好像是青灰色的,上面有个半圆,“天光电影院”几个厚重的大字就镶嵌在那个半圆内。
摘自——《找寻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清风缘影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大西门(小时候是有转盘的)资料来源:网络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今日天光,已与电影院无关

【沧桑大西路】天光·天堂(1)

沈水闲人的博客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这是一位网友在几年前发给我的。她那时就在天光电影院附近上班。后来一个女
孩子在回复中和我说,叔叔,这张照片是我爸爸拍的,我们现在在哈尔滨生活。
这栋楼显然是翻盖的,以前是3层楼。海报栏上的人物,应该是1980年上映的电影
《法庭内外》,主演田华。由此可以断定,照片拍摄的时间是1980年。
天光电影院就在门洞的里面。

当我在复选框里打出“天光电影院”,然后用小指敲击回车键,百度便立刻翻页并问我:
您要找的是不是: 天堂电影院 
我笑着说:不是的。
《天堂电影院》是一部经典影片,这我是知道的。

在沈阳的大西路上,有一条有轨电车线路。它西边的终点站是重工街的十四路,东边终点站是东顺城街的大东门。你只需花上5分钱,就可以从东坐到西。年复一年,有轨电车叮叮当当地从这里驶过,椭圆型的大辫子圈不时擦出蓝色的火花,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
 
就在大西门和大西边门之间,有一处电车站,它的全称是——天光电影院。如果坐在电车里,你听到泼辣的售票员喊出的却永远是两个字:天光。“天光!天光到了!” 
这是六、七十年代天光电影院在我记忆拷贝中的一个画格。
 
天光电影院始建于1935年。它那厚重的大门和有些神秘色彩的百叶窗,似乎都在倾诉着自身的沧桑。今天,很少有人知道,这座2层的红砖小楼和它南面临街那栋3层楼,都是沈阳天主教会的资产。其房租收入,作为办学基金,全部用于教堂附属机构之一——光华小学的兴办。
 
进入电影院前厅,光洁的地面、朴拙的装饰会使你在一瞬间变得成熟起来,你会象大人一样板起脸,装模做样地在大厅里浏览一番。最喜欢看的是前厅里悬挂的22大明星。最爱看的是“二王”——王心刚、王晓棠。我认为王心刚最英俊,王晓棠最漂亮。
 
第一次到天光电影院看的电影是《洪湖赤卫队》,是坐在2楼左侧的边廊座上。天光电影院边廊的座位很有特点,边廊的后部和2楼的座池相连接,然后它顺着银幕的方向分成两路延伸到银幕的两侧——两侧尽头分别是男女厕所(如今叫洗手间和卫生间)。
 
坐在边廊看电影有一种被优待了的感觉,因为边廊的座位只有一排,象一个单排的纵队型。这样你可以将左臂或右臂潇洒地搭在廊板上,另一只手也可任意地在无限的空间里舒展。这就给你一种坐在包厢里的感觉,很是贵族。
 
天光电影院不是沈阳最好的电影院,却是我童年、少年时代看电影的主要场所(这当然是由于居住地域的关系)。它并不临街,坐东朝西,在门前形成一个不大的广场。往南走,是一幢3层的楼房,是当时很有名的少儿图书馆,它的下面是一个宽大的门洞。
 
门洞里几乎永远是热闹的。有三三两两的卖山里红、苞米花的小贩。山里红和苞米花都盛在布口袋里,上面放一个比酒盅大比小碗小的容器——山里红1分钱一盅,苞米花2分钱一盅。走出门洞,就是有轨电车隆隆驶过的大西路。门洞的右边,是一栋红砖砌就的平房,东边把头一间是一家小人书店。那是我们看电影时经常光顾的地方。
 
沈阳的电影院附近大都有一家小人书店,就象今天的大超市、大商厦边上或本楼都有麦当劳和肯德基一样,消费人群的定位非常明确。如果离电影开演的时间还早,且兜里又有几分钱,且又是隆冬季节,大家便去看小人书。(夏天可以在门洞里玩耍,冬天里的门洞能把人冻成干儿。)
 
想一想吧,坐在窄窄的木条拼成的长凳上,窗外飘着雪花儿,身边是烧得通红的火炉,看上几本《林海雪原》、《杨家将》甚至《三国演义》,一会儿,还能看到一场“打仗的”电影,这简直是莫大的奢侈!
 
1966年,文革的狂飙将“天光电影院”五个大字吹得支离破碎,一个新的名字诞生了——“工农兵电影院”。似乎是一种呼应,在它的西边,十一纬路上的辽宁艺术剧院,改名为工农兵剧场。这样,这两条连接老城和附属地的大街,就完全属于工农兵了。而且两年之后,这两条街上的工农(兵除外)和全市人民一样,每月只能吃到3两油了。
 
望着陌生而令人费解的新名字,我和我的伙伴们一脸的茫然。从那时起,天光电影院和全市、全国的电影院一起进入了它最为暗淡的岁月。尽管新的院名那样的切近“人民大众”,但几乎没有谁去叫过它。大家说起它还是一口一个“天光”。
 
在没有自己国家故事片的整整7年里,我们更加怀念儿时的“天光”。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沧桑大西路】天光·天堂(4)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天光电影院的电影海报,突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关注它的原因非常简单,用大众的话讲就是:太像了!

1972年的冬季,我在去我家东边的副食店时,碰到了中学文艺队时的一个男舞蹈队员。聊了几句后,他兴冲冲地告诉我,他现在在天光电影院和画海报的老师学画画呢!不定时,有空就过去,帮着干点儿零活儿,就能免费学画了。他脸上那兴奋和满足的神情,至今令我感慨。
 
是啊,换了我,我也会满足的。只是我那时兴趣在音乐和文学上了,不然我也会抽空过去的。自样板戏大普及开始后,天光电影院的电影海报,突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关注它的原因非常简单,用大众的话讲就是:太像了!
 
今天在网上,相关收索后,你会看到这样的文字:沈阳有座“天光电影院”,欣赏那里的电影海报是我小时候一大乐事。这位网友说的海报,很有可能是指橱窗里的印刷海报。但这些话也可以用在我们那时的一个群体身上。这个群体站在手绘海报前,看着被放大了十几倍的人物,赞不绝口。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工有商。都被美工师的作品征服了。
 
我曾站在天光电影院广场上,长时间地看着海报上的郭建光。美工师笔下的郭建光,不但和原画作是那样的相似,而且比原画作上的色彩要漂亮的多。我凑近海报,便看到了更令我惊讶的细节:郭建光竟然是由十分粗狂的笔触勾勒出来的!就是说,原画作颗粒状的立体关系,美工师是以色块儿的笔触进行处理的,而效果却比颗粒状的要漂亮的多,看着更有层次感!
 
这才是真本事啊!
 
在此之前的海报记忆中,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甲午风云》,但那是在辽艺剧院。而天光电影院在那个时期的电影院海报,肯定没有样板戏时期画得精彩。当然,也不排除我那时年纪小,对海报理解程度低这种原因。但是站在我身边的那些人呢?
 
于是我开始巡视我脚所能及的影院,如果这些影院的海报也同样能使我流连忘返,那就说明我是少见多怪!如果相反,那就说明,我的“母院”是沈阳电影院中海报的老大!于是除了名牌大影院外,我既去了位于大南边门一带的胜利,也去了位于市府大路上的亚洲。在亚洲,我还真的就站了一会儿。
 
亚洲电影院的海报栏很低,我甚至可以平视海报上的人物,当然是那个一脸铁青色的栾平。就是说,亚洲电影院的美工师,打破了沈阳所有影院样板戏海报的模式,在画面上出现了反面人物。我一边为这位老师的思维叫好,一边看对杨子荣的处理,自然,杨子荣处于画面的斜上方,而且是暖调子,双目炯炯有神,直视栾平——这是最后一场中最精彩的剧情。
 
但是不得不说,亚洲电影院海报的手绘功夫和天光老师的比,差得还远啊。这样通过几天的巡视,我可以大声说了:天光的电影海报,全市第一!没有任何这位美工师的资料,至今也不知道当年这位美工师是谁。网友鲁美佬杨告诉我,80年代天光美工师是铁维良,但不知铁老师是不是样板戏年代就在天光。
 
电影海报是一部电影的名片,这张名片承载的审美任务十分重大。在影片本身很优秀的前提下,一个高品位的电影海报,会很大程度地提升这部电影的艺术感染力;同样,一个品位较低的海报,必然会损害人们对这部电影的认识。电影海报的另一个功能,就是人们可以通过它,看到当时的美术潮流和时代风尚,它的认识价值十分深刻。
 
那时官方出版的印刷品样板戏海报,几乎没有什么艺术价值,它那原片照搬式的设计,一个大英雄、数幅小图片的样式。和画家的创作完全是两回事,只有这些印刷品到了电影院,有些美工师图省事,把它直接放大到海报栏上时,才有了创作的空间,但这个空间十分狭窄。
 
张春桥曾经说过,从《国际歌》到“样板戏”之间,是一个空白。
这么高的定位,试问哪个设计者还敢自行创作呀,只好原片照搬了,哈哈!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影院美工师的工作照和海报完成照(网上图片)
文革前经典海报作品选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作者为被戏称为“驴贩子”的黄胄。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写实大师蒋兆和所作,秦怡的下巴再短一些,就更好了。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廖炯模作品   廖炯模75年之前,是咱沈阳鲁美的银啊!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廖炯模作品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当时有许多画家参与了这部影片的海报创作,但谢晋还是用了陈逸飞的。但不得
不说,陈逸飞把李秀明画丑了,也许是那个年代,他不得不故意为之吧!
在这部影片中,张瑜扮演水莲,还只是个配角。
我们记忆中的天光电影院 - 静涛 - JINGTAOS BLOG
这是文革后谢晋的第一部作品,理念还是文革的,电影语言有所创新。
在这部影片中,陈冲是主角,张瑜还是配角。但后来,俩人都曾斩获最佳,且
张瑜还是“双料冠军”;《春苗》中的李秀明,后来也摘取了最佳女主角的桂
冠。
这是陈逸飞生前画过的唯一的两件电影海报。后来他也涉足了电影的创作且成
绩不俗。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45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