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TAO'S BLOG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大美无言 大爱无疆

 
 
 

日志

 
 

网友诗文——宋振邦小说《江城落照(45)县长小原》  

2014-05-13 10:58:32|  分类: 网友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
 
  我的家乡坨镇古名长胜堡,是明长城的一个隘口,历来兵家必争之地。无论明时的女真族,或那时的抗日联军都很看重这个要塞。如果夺取了它,不但可以从这富庶地区得到充足的粮草供给,从战略上还可以南下营口,东征辽阳,北拒奉天。即使兵力上处于劣势,也可以凭借村西的丘陵树丛、湖泊沼泽、苇塘沟汊和纵横的河道与强敌周旋。
  正因为如此,日本关东军才派来他的得力干将小原来辽中和辽南镇守。小原是个中国通,他来此地实行怀柔政策,他想统治坨镇看准了三个人。一是水石先生,二是父亲(承文,宋老二),三是了因和尚。
  水石先生是何氏家族中的儒者,这个家族虽处于败落之中,但在坨村的地主豪绅之中还有相当的影响力。更何况家族中在敌我两个阵营中都有权势人物。当年族中青年在讲武堂中多人后随少帅入关还的留下来的时任伪省府教育厅长的昆山何老也是当年帅府的阁僚。
  宋氏家族在坨乡人口众多,大部是穷人,其中许多是失去土地的游民杂役,杀猪抹狗引车卖浆者流。他们中更有些在沦陷初年便逃离家园成为义勇军或随东北军入关。这一家族在那苦难岁月里,在国仇家恨中常常处于愤愤不平的动荡状态。他们,这些“死活一样价”(俗语)的人深为日本人和汉奸恶霸所恐惧。而那蹲过大牢的宋老二,他还在军管区司令部里混过事,(可怜的爸爸,其实不过是个司机。)在日本人和汉奸看来,那个识文断字的宋老二,那个沉默寡言胸有城府的家伙,你知道他心里想啥?的确,族中的那些血气方刚的叔伯们希望他登高一呼应者云集。而小原则要把他捏在掌心里。
  年初,宋老二为了给家里挣些钱,买几亩地改换经营,伙同驴贩子老秦,做一笔生意,到河西去贩驴。去时拉了两车豆饼,回来赶了几十头驴。来回买卖,挣了一笔钱,当然也冒了很大风险。因为那里是游击队出没的地方。村里钱家散布谣言,说他给游击队送给养。县长小原审问了他。幸好他心细对交易做了记录,笔笔有踪。小原查证后,放过了他,当然他没有谈在那荒山野店会见游击队弟弟承武的事。但小原对他的精细更有了戒心。
 
  这一次小原又来召见水石。
 
  谈话
 
  时间:1942年3月初的某一天。
  地点:县长小原的小客厅。
  人物:县长小原和坨镇画师水石先生。
 
  小原:
  “时光过得真快,我和先生帅府一别,至今该有二十余年了吧?”
  水石:
  “是的,长官。”
  小原笑了:
  “先生不要这样客气和拘谨,二十年前我们不是朋友相称吗。”
  水石:
  “现在您是占领军的长官。”
  小原:
  “慢慢谈,一切先生都会理解的。记得你那时在一个画坊里谋职。我是本庒繁将军的一个随从,本庒是张作霖请来的顾问。”
  水石:
  “我是画匠铺的一名小伙计,将将满徒。”
  小原:
  “我很喜爱中国书画,常到贵坊去观赏和购买装裱一些作品。有时候你也抱着一堆书画和我一起进帅府,少帅可是一个收藏家,惜墨如金。记得你还常常把它们铺展开,告诉我们哪些是赝品。”
 
  说到这儿,小原笑起来,侍从献上了茶,拉门隔壁响起音乐,但不是日本歌曲,却是古筝演奏的《渔舟唱晩》。
  忽然,小原转变了话题:
  “当年奉天有个叫温卿的女子,先生还有印象吧?”
  “是的,我记得她是盛京剧社的名伶。”
  “是的,她是张学良从北平的一个戏校里请回来的。后来的新闻想必先生也有所耳闻吧。”
  “我在盛京时扱上见过,花边新闻,不足信的。”
  “一切都是误会,都是错误,至今令我痛心。”小原沉默了,看得出他是真心地难过。“局外人也许不知道,安东是朝鲜人,我是日本人,还有萧向荣是汉人。当时我们三个青年军官同在帅府是拜把兄弟,我是老二,那时我和老大安东,同时爱上了温卿。温卿听从了他父亲的意见嫁给了安东。决斗缘于一次争论,高丽的一个历史事件,他爱他的国家,我爱我的国家,他说那个事件是人民抗日的起义,我说是暴乱。我们日本和他们的政府有条约。争论很激烈,于是他提出向我决斗。悲剧就这样发生了。我没有想杀他,但他却死在了枪口下。这不是桃色事件,但当时的报纸铺天盖地。”说到这儿,小原不语了。良久,“后来,老三,向荣,气愤极了,一连几天,他来找楂,提出和我决斗,我当时十分悲痛,不理他,过些天他得到了什么情况,把这事压下了。你知道这个向荣,和你们何家的一位名媛还有一段爱情故事,那女孩叫何若玉,艺名如玉,也是剧社的,同时在剧社的还有一个人叫欧阳夏丹,她是昆山何翁的儿媳,当时她们三姐妹可是出了名的。如玉的父亲随东北军进了关,她有病留下了。后来我得到情报说三弟萧向荣没有随张军西撤入关,而是组织游击队参加了义勇军。我不知道他是为了如玉还出于爱国情怀。前年他还派人来下战表,邀我辽西会战。我一定要抓住他,问他和我作对是出于民族大义还是兄弟反目。那个如玉如今做了哈尔滨宪兵队长的夫人,你看我们日本人和你们何家有着多重的联系。你们家族中的何翁昆山,在省里管教育的老人,还几次电话给我,举荐你。”
  水石稍欠了欠身:
  “我有一个不解的问题想请教长官,当年你们三个异族兄弟结为金兰之好一时曾在帅府和盛京传为美谈,可后来为什么酿成这样结果呢?”
  显然小原对这个问题的挑战性有所准备,他略为沉吟。喝了一口水沉缓地说:
  “这正是我要和先生说明的。本来我也可以套中国的一句成语,两国交兵各为其主。但我想深入地谈一谈这个问题上,也想听听你的意见。就军事技术而言我们哥仨谈得来。说起中国历史我们都崇拜秦始皇和成吉思汗。老三向荣感叹中国一盘散沙,幻想有个强权人物统一中国,结束军阀混战。我对老三说,中国所以军阀混战不断,是因为西方列强在背后,他们想瓜分中国。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这是亚洲弱小国家的共同问题。中国的命运和亚洲的命运联在一起。解决的办法就是学日本,日本明治维新以后迅速崛起,除了工业制造学西方,搞资本主义,主要的是用神道思想统一全国,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化身,在他的统帅下建立强大的军队,把英美的势力赶出亚洲。一句话,在日本的领导下,建立亚洲共荣圈。”
  “他们听了你的话吗?”水石问。
  “没有,他们不但没有思考我的忠告,反到对我生分起来。逐渐疏远了我。后来又发生了老大和我决斗的悲剧。”
水石先生无语,停了一会。小原又问:
  “你认为我的话有无道理?”
  “我对时局和军政都无了解,我只知圣人说,和为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类的理想是天下为公。”水石答。
  “你不学西学,――小原加重了语气――达尔文主义,你不了解。弱肉强食,人类才能进步。打天下还要靠神道。”
  水石先生沉默着。小原又柔和地说:
  “儒道可以用来治天下。你这个孔门弟子可以帮我管一管坨镇吗?噢,不用现在回答,回去想一想。”停了一会,小原又笑着说,“请你给我画一幅‘王道乐土’用工笔和写意都可以。”
 
  神道 
 
  回到家里,水石找到了了因,县长小原的话学说了一遍,最后问起:
  “和尚,你留学过日本,这‘神道’是个什么玩艺?”
  “概要地说神道已经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支柱。它也是麻醉日本人民的鸦片烟。”了因感叹道。
  “怎么会这样呢?”水石问。
  “容我慢慢讲给你,”了因把一杯茶推到先生面前。
  “二十多年前,我在日本京都帝大求佛学。我的一篇毕业论文就是探讨神道教的起源和它在演变中与佛和中国文化的关系。神道是从日本的原始宗教发展而来的,最初崇拜自然精灵和祖先。”了因缓缓地说,“我学过世界的几大宗教的演变历史,它们都是起源于民间,因百姓的疾苦而激发,那些先知、圣者以自己的苦行感召信众。但到后来形成一定势力总被统治者所利用。神道也是如此,五到六世纪吸收了中国儒家的伦理道德和佛教、道教的某些教义思想逐渐形成体系。大体分为神社神道、教派神道和民俗神道三种。神道信仰多神,后来统治者的思想渗入,待别崇拜作为太阳神的皇祖神――天照大神。称日本民族为‘天孙民族’,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后裔,并且是其在人间的代表。显然这是统治阶层把他们的思想灌输于宗教,他们宣称,皇统即神统。”
   “明治维新以前,佛教在日本不是很盛行吗?神道有那么权威吗?”水石问。
   “是的,那时神道教处于依附地位,二者结合形成二部神道、天台神道等神道学说。变化先是逐渐的,德川幕府时期,一部分神道学者把崇拜天照大神的神道教义与中国宋代朱熹的理学相结合,强调尊皇忠君,统治者的理念就体现在这里。他们主张神道教独立,鼓吹以日本为中心,建立以神道教为统治思想的世界秩序。到了明治维新年间,财阀和军阀当道,动作突然激烈了,他们提出王政复古、神佛分离、废佛毁释,崇信皇祖神天照大神,认神道为国教,主张神皇一体,在行政和教育中贯彻。那时全日本有神社八万多,这是精神锁链,把青少年的思想引向神道的狂热,引向神皇合一的崇拜,就这样把他们捆到了对外扩张的战车上。明治维新后,日本的财阀和军阀当道,他们要统一思想,禁止神佛混淆,颁布‘神佛判然’的法令, ‘毁寺建社’闹得很凶。我曾去一个枫林小镇采访。以后有机会讲给你。说来这还和一位满铁的权势人物的女眷有关系,她叫春草,是我的同学。”了因微笑了。
  水石先生知道,了因是位高僧,他的关系网遍布满洲,也就不便多问了。
  (2013-12-29 20:59:48)

网友诗文——宋振邦小说《江城落照(45)县长小原》 - 静涛 - JINGTAOS BLOG
 
  个性签名:
  宋振邦,沈阳人,早年就读于辽宁省实验中学,后毕业于吉林大学数学系,现在河南油田,系石化系统作协会员。
  是静涛的老师县文化馆原馆长宋承熹先生的侄子。宋振邦著作颇丰。
  博客《szbct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5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