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TAO'S BLOG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大美无言 大爱无疆

 
 
 

日志

 
 

成吉思汗后裔今何在:重庆大山深处发现1500余后人  

2013-07-28 04:31:13|  分类: 人物档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吉思汗后裔今何在:重庆大山深处发现1500余后人 - 静涛 - JINGTAOS BLOG
2012年5月25日11时许,松原市江南成吉思汗民族文化园内,22米高成吉思汗雕像在松原市前郭县落成,据了解,该雕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成吉思汗站立雕像。(来源:吉广网)

核心提示:“按辈分算,我是成吉思汗第28代子孙。”昨日,说起自己的家族史,76岁的张友安一脸自豪。他说,和他一样出生于彭水县鹿鸣乡向家坝的张、谭二姓,有1500多村民是成吉思汗的后裔。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文摘自:《重庆晚报》2010年3月10日24版,作者:向军,原题为:《彭水有个蒙古村,1500村民自称:我们的祖宗是成吉思汗》 

“按辈分算,我是成吉思汗第28代子孙。”昨日,说起自己的家族史,76岁的张友安一脸自豪。他说,和他一样出生于彭水县鹿鸣乡向家坝的张、谭二姓,有1500多村民是成吉思汗的后裔。

彭水有个蒙古村

张友安出生于彭水县鹿鸣乡向家村,此地聚居着张、谭二姓1500多名蒙古族人,当地人称蒙古村。

据全国第五次人口统计,彭水全县590238人,其中苗族273488人,土家族74591人,汉族238264人,蒙古族1871人,回族523人,维吾尔族60人……少数民族人口中,蒙古族为第三位,主要集中居住在鹿鸣乡向家坝。

1984年11月,彭水第二期《绿阴轩》专刊“血泪凝诗句、僻壤隐天骄——向家坝蒙古族的由来考察记”(简称“考察记”)一文记载:1368年秋,朱元璋军队攻进大都,推翻元帝国统治,先后攻克西北、东北和西南广大地区,把原来居于统治地位的蒙古族人往中国南部驱赶。元朝末任皇帝奇渥温妥欢贴睦尔8弟兄被逐散后,向南溃逃,其中5兄弟逃到四川西涯。1374年,朝廷派兵入川征剿,5兄弟被追到凤柳江边桥头(今嘉陵江畔合川一带),决定解散自求生路,盟誓吟诗:“本是元朝帝王家,洪军追散入川涯。绿杨岸上各分手,凤柳桥头插柳桠,各奔前程去安家。咬破指头书血字,挥开眼泪滴痕沙,后人记得诗八句,五百年前是一家。”5兄弟中一人改姓谭,漂流在今天奉节地区,定居240多年,繁衍九代子孙。

清代顺康年间,清廷查剿反清复明残余势力,谭啟鸾携眷属潜来彭水下塘口,隐居在张帮墨家。因张妻姓谭,便攀亲认张帮墨为姑爷,并从其姓,改名攀桂。夫妻育有3子,一名张侨,一名谭能,一名斗,后迁到鹿鸣向家坝定居。

《四川蒙古族》一书记载:“明时,有部分驻防江南、安徽、江苏、长沙的蒙古族统帅和军户,随着红巾军起义,朱元璋的崛起,元朝王室北迁而无法北撤,退到当时属蒙古人统治的地区。住长沙、武汉(即谭州)的拖雷支系的一支人马,从谭州顺长江撤出后,驻在长江沿岸地区的万县、忠县、开县及酉阳、秀山、石柱、彭水等大山中,改姓谭,少数改姓花、张、余……只有彭水一个村(向家村)约1500人。”

村庙曾供泥塑白马

张友安是该县原高谷区武装部部长,3月3日,听说记者寻访聚居在鹿鸣乡的蒙古族村,他自荐做向导。

向家村距彭水约两小时车程,村口是块长约700米,宽约80—100米不等的平地。张友安说,听祖父张敦三讲,这是蒙古族人当年练习骑射的场地。骑射场由点将台、马槽、跑马场、箭池、跑马拐弯的窝子等组成,农闲时,同族人聚集在此,训练骑射。

考察记称:“67岁的张友亮绘声绘色地讲道:八世祖张汝器在高坎子招生练武,一批招四五十人不等,一人一骑,专门训练骑马射箭。人在马上背三支箭,马在道子里长驱直入,到尽头急转弯时,骑士连发三箭,箭箭命中靶心,才算毕业。”

为证明全村蒙古族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张友安将记者带到村里八角庙前。张友安和张远杨称,此庙原来规模很大,供有一匹泥塑白马,村里同族人每年都要到庙里祭祀。文革破四旧,八角庙大部分建筑被毁,随之被毁的还有泥塑白马。张友安说,蒙古族很多,但供奉白马的蒙古族才是真正的皇族,即成吉思汗的后代。为此,他曾查阅过很多资料,请教过很多专家。

淡忘的苏鲁定节

81岁的张远杨告诉记者,自他记事起,每年农历2月17日,全村蒙古族人都要聚集在一起,共同祭祀他们的先祖。祭祀仪式上,由族里传人讲述蒙古族逃难迁徙的历史,然后一起吃顿饭,当地人称苏鲁定节。

张远杨说,1947年,全村蒙古族人举行了最后一次苏鲁定节,此后,族人再没举行过苏鲁定节。“除年纪高一点的人知道苏鲁定节外,现在的年轻人已少有这个节日的概念。”

考察记中写道:“向家坝、马颈一带的张、谭两姓聚居地所残留的遗文、遗物和遗址足以证明,他们有不少蒙古族痕迹,弟兄分手时的八句诗,大人小孩多能背诵;为使后代不忘本民族和被追赶分散时是八弟兄,两姓人共建一个祠堂;屋内石凳、水缸、灶头等用具都喜欢做成八面、八方或八个角,有的连菜刀把也呈八棱形。房子结构也很少见,一幢多间,中间一间的柱头比两边小一间的柱头高出一公尺多,四角如虎爪高高伸出,正中有顶,称为纱帽顶,大致同蒙古包的顶部式样相仿。”

73岁的张友明告诉记者,现在,同族人中有老者去世,写包封时,有人还会把成吉思汗叫汗,当作祖先写上。

家谱被焚的遗憾

张友安说,原来,族间有本世代遗传的家谱,前面一部分是蒙文,后面一部分是汉文,由每代传人保管。幼时,他与伙伴在张攀桂家玩耍,从灵牌里翻出该书,被族间长辈狠狠训斥了一顿。家谱除保管的传人,其他人不能随意翻看。文革期间破四旧,家谱被焚毁,留下永远的遗憾。

张友安说,向家坝蒙古族最后一个传人是他大哥张友恒,21岁病逝。传人突然断代,家谱流入张攀桂家。张友安推算,奇渥温妥欢贴睦尔及其8兄弟是胡必烈第6代嫡亲,其中5兄弟分手后,一人流落到奉节繁衍9代,到彭水后,张友安一代是13代,即成吉思汗第28代子孙。

记者发现,向家村几乎每家灵牌上都有这样一副对联:元蒙尚古挥戈耀祖一代英豪乃文乃武千秋百代振箕裘;舜尧虞后讨伐荣宗百载雄王能谋能征亿年万世建宏阁。张友安说,这副对联之所以被供上灵牌,就是纪念先祖成吉思汗,让他流芳百世。

专家尚不敢下结论

向家村的蒙古族到底是不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彭水县民宗委民族研究所所长安仕均称,当地人的推算和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因历史久远,需要支持这个观点的证据有待进一步挖掘,因此,他不敢妄下结论。

安所长称,去年,长江师范学院王希辉《散杂居民族的文化变迁与文化固守——重庆蒙古族的个案研究》课题,已申报立项成功。国家民委、财政部等在全国开展的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项目,向家坝蒙古族聚居点,已被列入中长期建设规划,将于2010年—2015年期间,对其进行特色打造。

新闻链接

蒙古族祭礼苏鲁定

苏鲁定是成吉思汗远征时所向披靡的旗微,又是太平无事的吉祥物。蒙古族在每年阴历三月十七日举行祭苏鲁定的仪式。祭祀时,祭桌上摆放整羊、马奶酒、奶食品等。参加祭祀的蒙古族群众各自带着祭品,虔诚叩拜苏鲁定,借以表达对成吉思汗的敬仰,缅怀成吉思汗的丰功伟绩。成吉思汗后裔今何在:重庆大山深处发现1500余后人 - 静涛 - JINGTAOS BLOG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