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GTAO'S BLOG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大美无言 大爱无疆

 
 
 

日志

 
 

《攻克锦州》 恢弘壮丽的全景“佳画”  

2013-07-11 03:15:23|  分类: 美术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攻克锦州》 恢弘壮丽的全景“佳画”

导语

北依松岭山脉,南临渤海辽东湾,在辽沈战役曾经的主战场锦州,坐落着一座庄严肃穆的历史文化主题公园——辽沈战役纪念馆。从纪念馆的南大门“胜利之门”出发,穿越静谧的园区和络绎不绝的人群,全景画《攻克锦州》就陈列在园区北端一座密闭堡垒式建筑中。恢弘壮丽的历史画卷,身临其境的视听效果,向世人昭示着战争的宏伟和悲壮,也展示着全景画艺术发展的波澜壮阔。
《攻克锦州》 恢弘壮丽的全景“佳画” - 静涛 - JINGTAOS BLOG
  作为中国第一幅全景画,《攻克锦州》的创作,也是中国全景画艺术从无到有的发展过程。历时三载寒冬酷暑,画家们用手中的妙笔真实再现了这场决定中国命运的战争,也填补了国内全景画艺术发展的空白。
 
  1985年,在中央发文决定修建辽沈战役纪念馆新馆之际,筹建全景画馆的工作逐渐被提上了日程。对于完全没有全景画创作经验的中国绘画界来说,选择谁,怎么画,都是丞待解决的问题。
 
  在当时的负责领导看来,在东北地区选择画家无疑是最好的方式,鲁迅美术学院和沈阳军区都有着大批优秀的绘画人才,而对于这幅反映东北战争历史的全景画来说,由地方、学院,部队三家搭班而成则是最佳的选择。
 
  1986年10月,辽沈战役纪念馆破土动工,一个月之后,由鲁迅美术学院教授宋惠民担任组长,许荣初、关琦铭、王铁牛、李恩源、傅大力、高泉、孙浩、杨克山等担任组员的全景画创作小组宣告成立。
 
  多年之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重访故地,在雄伟壮观的全景画《攻克锦州》前驻足,去探访那些艺术家们的心路历程。我们更能体会到,当年的画家们,是怀着怎样的激情和信仰,披荆斩棘,完成了这幅全景画史上的鸿篇巨制。
 
《攻克锦州》 恢弘壮丽的全景“佳画”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全景画《攻克锦州》局部
 
创作 从零起步的全景画
 
  “对于当时的创作组来说,最主要的困难就是从零开始。”鲁迅美术学院前院长、著名画家宋惠民回忆说,除了极少数在国外见过全景画的人,大家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全景画——什么式样?多大尺幅?怎么绘制?由于绘画语言的形象性,只听人描述,无法领略全景画的真正风貌。在这种情况下,主管部门决定成立考察团,到朝鲜和苏联进行实地考察。
 
  “当时苏联《波罗金诺战役》全景画馆的馆长是个老太太,对中国非常的友好,把他们的图纸和核心技术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们——包括看台要与画面之间要有多远的距离,地平线定在哪儿,画布怎么吊,各方面数据的考量。”宋惠民说,苏联考察过后,创作小组的成员才知道了鲁伯定律,了解了全景画创作中最基本的几个原则。在他看来,中国的全景画能够起步扎实,进展神速,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原则有了,规律有了,而这些经验却并不能完全满足一幅全景画的创作需求。由于名额有限,代表团只有一位画家。一双眼睛加上有限的时间,当归国之后投入创作时,大家才发现对很多细节的操作并没有特别清晰的概念,而只能在创作实践中摸索。
 
  “当时呢,主要遇到的问题一个是画布怎么衔接,就是最后这一圈怎么接。”创作组成员,著名画家傅大力告诉我们,“再有一个,就是当我们把画布吊起来的时候,中间的部分会往里边收,这种弧度对绘画和以后的看画,都很有影响,所以就要想办法减轻这个弧度。”
 
  最终,创作组经过反复实验后,决定改变全景画上下两个吊装铁环的尺寸,“如果用同样的尺寸,它的那个弧度在正中间。如果下边稍微小一点呢,它的弧度呢,就下移。这样呢,就有一个大面积的和观众视野相平行的这样一个面积,恰恰这个面积,能够让这个主要情节都布置在这上面,所以这样呢,就把这个画布弧度的问题解决掉了。”
 
  画布的吊装同样不易,沉重而巨大的画布,单靠几个人的力量完全无法铺展。思量再三,主管部门决定调动部队。在吊装时,一个连的战士,每个人托住一米,把画布一点点往上送,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
 
  如何让画布绷上时不出现褶皱,是创作组面临的另一个难题,在画布有起伏褶皱的情况下,绘制会变得格外困难,后期观赏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不同角度的灯光一打,会导致明暗的对比的出现,欣赏起来就会有问题。
 
  而据考察团的观察,国外的全景画,在长时间的垂挂之后也会因画布变松而出现褶皱。大家决定,在初期的创作阶段,有必要将所有的问题考虑周全,不留遗憾。“尽量地在画布的承重、缩水这两个方面做实验。当时天津织布厂做了这个重力的实验,拿回来的数据,我们这边又做了几次缩水的实验。”傅大力说,结合这两项实验得出的数据,画布结合之后第一遍上底料时,画布就绷平了,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像这样的发明创造,《攻克锦州》创作组还做了很多。对于中国全景画的开山之作,大家摸着石头过河,为后来的中国全景画创作点亮了一盏盏明灯。

《攻克锦州》 恢弘壮丽的全景“佳画”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全景画《攻克锦州》局部
 
考察 整个战场走了一圈
 
  技术问题得到了解决,而如何最大程度真实地还原历史,如何对战争场面进行恰如其分的表现,成为了创作组考虑的重中之重。事实上,在创作组组建之初,画家们便开始了紧张的案头工作,原始的战史和一些有关战争的记录成为了他们最重要的资料。画家们还来到长春电影制片厂,查阅解放战争时期的影视资料,以期在真实的历史影像中获得灵感。
 
  经过细致繁复的收集整合,大家在脑海中对于要画的东西有了初步的印象。之后,创作人员被分成了三组,分别进行初稿的设计创作。
 
  虽然只是初稿,但作为全景画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没有人敢懈怠,傅大力回忆说,自己无数次穿越锦州的街巷,在当年的战场上踱步。“整个战场,基本上走了一圈”。为了给后期创作积累素材,他走遍锦州城的一街一巷,观察一屋一瓦,画了大量的风景写生。
 
  除了案头的工作、现场考察的资料以及实地写生。对于一副全景画的创作来说,还要找到一个至关重要的观测点,即在整个战争环境中的一个能够总揽全局的视觉出发点。
 
  这个点最终被选在了锦州医学院的大楼上,站在楼顶向四面望去,向南是辽沈战役的主战场,向北是部队的大后方。创作组以大楼楼顶为基点,视线穿越了现代锦州的街巷,回到了硝烟弥漫的辽沈战役战场。
 
  傅大力说,“这个稿子当时要求要画到三米,是基本的一个构想稿。后来呢,稿子出来以后,决定让这三组,都把这个稿子发展一下。这样呢,三组呢,按要求就画了十米的稿子。这十米的稿子,在建馆的会议上审查,然后决定最后的方案。”
 
  草图完成后,经过专家委员会的审核通过,创作组驻扎在沈阳的一个中学,开始制作30米长的色彩稿。当时正值东北的隆冬时节,画家们用用两个月的时间,画出色彩稿。完成之后的色彩稿随即被送到北京,经中央领导的审阅批准后,正式通过了。

《攻克锦州》 恢弘壮丽的全景“佳画”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全景画《攻克锦州》局部
 
磨合 有快乐也有痛苦
 
  全景画创作不同于普通绘画的地方,除了它独有的鸿篇巨制,还在于它同时有多位艺术家参与,却必须保持统一的艺术风格。
 
  “全景画最大的技术上的要求和艺术上的要求,它必须是统一的,它是以现实空间和实际的真实性为标准。”创作组成员,现任清华美术学院教授的画家王铁牛这样解释,“你画的如何真实,如何让观众身临其境,所以说这种写实性和这种逼真的感觉,是全景画追求的一个最高的标准。”
 
  “一般的艺术,最主要的强调的是个性的艺术的发挥,强调每个人的创作力和每个人的艺术风格。”在宋惠民看来,全景画的创作对艺术家来说意味着某种程度的牺牲,“集体创作,很多人画一幅画。它的要求呢,就是每个人齐心协力地,围绕一个共同的目标,舍掉很多个人偏爱的东西,而能达成一个集体的风格,成为一幅画。所以这里面要做出很多牺牲。作为艺术家来说,有快乐也有痛苦。”
 
  在画家的团体合作中,从战争年代走来的鲁迅美术学院,无疑发挥了她的优良传统,“确实它有一个相互协调、互相配合,集体主义的的精神,就是搞大型历史题材和重大题材创作,有这么一个基础。”宋惠民说,“所以搞全景画的时候,抽调这么一些人,不仅有画画的,也有搞地面塑型的,多种艺术创作在一起,形成一个默契的创作团队。”
 
  而在当时的条件下,刚刚走出文化大革命阴影的画家们,很长时间都没有创作的机会。全景画的创作,极大地点燃了大家的创作激情。“从当时的情况看,大家的愿望是把这个作品画好,因为这个作品这个机会得来不易。不像说随便一幅壁画啊,随便一幅创作,所以大家知道这个机会,珍惜这个机会。”傅大力总结道,“此外,大家没有什么个人名利之争。所以大家容易协调起来。至于这幅创作呢,它要求大家有一个统一的模式,统一的表达方式,这个是在大家画的过程中不断地磨合的。”

《攻克锦州》 恢弘壮丽的全景“佳画” - 静涛 - JINGTAOS BLOG
全景画《攻克锦州》局部
 
客观 最重要的是尊重历史
 
  今天,当我们踏进全景画馆时,细心的观众可能会注意到,画中的街道、建筑方向和老锦州城的布局相差无异。而这种“巧合”,其实正是创作组的“有意为之”。
 
  “比如说有一条街,这个方位和全景画上的方位,假如能够透过全景画看外面,那个方位和那是一致的。大量地做了这个实地考察的工作,主要的街区位置都接近。”傅大力清楚地记得全景画展出时的情景,“当时有老锦州过来看,这是什么地儿,那是什么地儿,都能看出来。”
 
  在赞叹之外,也有老锦州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由于时间的变迁,锦州城中的很多建筑也发生了改变,画家们不可避免地让一些地标或者建筑“早产”。“有老锦州就说了,这条桥没有,这是一个爬道。那个地方当初没有这个桥洞,只有一个爬道,就是一个车道从火车道上过去。没有像现在的车道底下有个洞,车在地下走,火车在上边走。”
 
  出于对创作严格的自我要求,创作组当时就改掉了与事实不符的地方。“所以说应该还是比较真实地再现了地形地貌,同时也在这个地形地貌上发生的那一场战争的具体情况也把它浓缩进来。”
 
  每个人绘画的风格都不一样,对事物的认识都不一样,但是最终,都要统一到真实地再现战争上。对于创作组的成员来说,客观反映这场决定中国历史命运的战争,是大家的共同理想。
 
  “我们有一个这样的认识,就是胜就是胜,败就是败,谁当时是一个怎样的表现,那就是根据史实做的。”傅大力告诉我们,画家们的所有努力,都可以归结为一点——“给后人一个真实的战争环境和战争场面”,他说,“我们没有资格评价这段历史,只有再现历史的这么一个机会,这样也就尊重了历史。也尊重了观众,也对历史负责任。”
 
  20多年之后,时任创作组组长,现为鲁迅美术学院名誉院长的宋惠民高度地评价了创作组画家们的开拓精神和《攻克锦州》全景画的历史意义。“第一张全景画完成了以后,我们就完全把握了全景画的核心的基数、理念,和它的标准。就是全景画什么是好的全景画,得画成什么样才是最好的。”
 
  在那之后,以鲁迅美术学院为主力的创作组已经完全掌握了全景画的创作技能,鲁美人的创作热情一发而不可收,以绝对优势几乎包揽了国内所有全景画的创作,《清川江畔围歼战》、《莱芜战役》、《郓城攻坚战》、《三大战役》、《井冈山革命斗争》、《赤壁之战》等摄人心魄的全景画佳作不断从鲁美画家的笔下流淌汇聚,让中国观众在家门口感受到了全景画艺术的波澜壮阔,也在世界全景画领域为中国争得了一席宝地。(中国艺术网 记者 薛海珍)

结语

从纪念馆走进全景画馆,在120多米长,16米高的画作前驻足,会有一种恍惚间走进历史的错觉。在炮火轰鸣中,厮杀喊叫声不绝于耳,艺术和现实的融合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而油画这一传统艺术形式,在声光电的配合下,也被赋予了更加瑰丽梦幻的色彩。全景画是一个让人赞叹的历史文化长廊,她是高度的艺术,更是现实的再造,对于《攻克锦州》来说,这二者已经无法分割。
往期回顾
    http://www.chnart.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800&id=96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15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